欢迎进入石家庄政协门户网站!

今天是2019年3月4日
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?>?文史天地?>?文史精选

石家庄城市印记·解放忆述(四)

(亲历解放石家庄的战斗——杨顺德)

石家庄政协???时间:2019-08-07???浏览量:

  38年前,当我参加解放石家庄战役时,年仅23岁,现已年逾花甲,鬓染秋霜了。自知东隅已逝,然而尚感桑榆犹红。在这潦尽潭清,烟凝山紫,西风萧瑟,叶红菊黄的季节,当夕照落霞、华灯初上的时候,我漫步街头,观赏石家庄蓬勃发展的繁荣景象,不禁忆起往事,缅怀在石家庄战役中牺牲的战友。因此,应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之邀,重新整理了这篇史料文章,用以鞭策自己,激励后人。


  当年,朱德总司令在给参战部队的嘉奖电中,称解放石家庄是“夺取大城市之创例”。追昔以抚今,我愿和石家庄人民一起,踏着烈士们开拓的道路,在四化建设和改革中,使石家庄也成为“建设大城市之创例”。


“现代化要塞”神话的破灭


  1947年11月8日,阴霾蔽日,冷雨滴裳。傍晚,我3纵队8旅23团3营,从外市沟八步哨,一举突破并占领了振头镇。敌保安大队和警察分局丢下家小,仓皇向内市沟里逃窜。


  当蒋介石闻讯后,急电敌32师师长兼石家庄城防司令刘英,与其称兄道弟,令其加强防守。刘英受宠若惊,一面向蒋介石复电说,石家庄内市沟是“现代化要塞,固若金汤”。一面拼命加修工事,妄图死守。


  提起内市沟,也真不简单。日本侵略军和国民党军队曾苦心经营了10年之久。沟宽两丈,沟深两丈有余。沟的四周是百米一碉,十米一堡,两米一个散兵掩体,都是用钢筋水泥筑成的。远远望去,高低明暗、参差栉比地排列着,好不“威严”。沟沿上不但有峭壁土墙,而且还设置了电网。沟外3里多的开阔地,都在碉堡错落交叉的枪眼监视之下。人们一看便知,这煞费苦心设置的火网,没一点死角。有这样严密的火力封锁,也无怪乎敌人迷信于“现代化要塞”。刘英就曾大言不惭地对部下吹嘘说:“八路一辈子也打不进来!”


  9日凌晨,我旅从八步哨(振头东南)以东,七步哨(留营村西)以南的漫长地段上,在广大民兵、民工的支援下,展开了“沟对沟,堡对堡”的战斗。挖战壕,构工事,筑地堡,改造地形地貌。在这3里多的开阔地上,步步逼近敌人的“现代化要塞”。


  夜幕降临了。我团6连和工兵3连,接受了用坑道爆破的手段摧毁内市沟的光荣任务。上级明确指示:要用最快的速度,把交通壕挖到距内市沟百米处,便派人测好距离,目的是于距内市沟3—5米处挖好能装成吨炸药的长方形炸药室,以便用爆破力把外壁摧倒,填进深沟,为突击部队开辟道路。


  6连长祁世军和工兵连长苑贵礼一齐表示:“保证按时完成任务!”于是,他们一面派部队监视大沟两侧敌人的偷袭,一面把部队分成小组,分段挖壕。估计交通壕挖到距内市沟百米了,祁连长派6连战士葛金清、盖清云、孟瑞珍3人,悄悄地爬到沟沿测量挖“炸药室”的位置,嘱咐他们:“要沉着、肃静,准确!”并要求他们在距沟沿3—5米处钉上小木桩,作为标记。这时,连长看了下夜光表,说:“好!现在是夜11点,马上行动吧!”


  守在“现代化要塞”里的敌人,和他们的师长大不一样,不是“气壮如牛”,而是“胆小如鼠”。犹如惊弓之鸟,稍有动静,就风声鹤唳、草木皆兵地大嚷大叫起来,并不断地、盲目地乱打枪,乱扔手榴弹为自己壮胆。祁连长听得这阵阵枪声、手榴弹声,为葛金清他们3人捏着一把汗。果然,葛金清刚爬到沟沿,不幸被盲目扔过来的手榴弹炸伤了。他忍着疼痛,咬紧牙关,一声不吭。他知道,如果敌人听到声音,其他两名战友也有伤亡的危险。盖清云和孟瑞珍见组长负伤了,架着他悄悄地爬回来,报告说:“连长,组长负伤了。”


  “怎么办?”祁连长问大家。回答是:“一定要完成任务!”“这样平坦的开阔地,没一点遮挡,怎么样避免伤亡去完成任务?”祁连长向大家提出了这样一个关键问题。苑连长说:“用步步前进的办法,是否可以?”祁连长说:“好!每前进几米做一个掩体,逐步地接近沟沿。利用掩体,把绑砖头的绳子扔到沟沿,而后,把绳子拉回来……”接着叫六班长:“李金玉!你带两名战士去完成这个任务!”


  这个办法果然奏效。当6班长李金玉慢慢地把绳子拉回来时,连长忙问:“绑绳子的砖头放到沟沿了吗?”“放好了!”连长把绳子收回来一量,距沟沿仅80米了。他高兴地说:“好!再挖75米就挖到炸药室的地点了。”他令各班分成小组,轮番掘进。


  在敌人盲目地乱打枪和手榴弹乱炸中,不到两个小时,一人多深的交通壕,前进了70米。“距沟沿10米了!”工兵1排排长贺庆嘉高兴地对祁连长说:“连长!你们覆盖交通壕,坑道掘进和炸药室的任务交给我们了!”


  坑道掘进,不比挖交通壕。一是要深,以免洞顶坍塌;一是人员展不开,只能一人掘进,接力出土。然而,在冀中平原上和日本侵略军在地道周旋的老手们,没多久就掘进了5米。1班长陈学明对排长说:“现在轮到我们挖炸药室了!”陈班长指挥全班,一面向下深挖,一面向两侧扩展。刚下挖了两米多深,敌人的一个大手榴弹,把坑道顶炸塌了,3个战士被埋了半截身子。排长忙问:“怎么样?”3个人从土里钻出来说:“不要紧!”


  然而,当他们把炸塌的土重新清理出来时,天要发亮了。两位连长也顾不得看表,都着了急。因为天亮必须完成任务啊!战士们急忙把运来的门板覆盖在炸药室上,可还是顶不住手榴弹的爆炸。祁连长急中生智,命令部队运檩条、草袋、麻袋,就近装土。把檩条架在炸药室和坑道上,四周和顶上堆满装土的麻袋、草袋。这样,炸药室筑成了一个土堡垒。


  东方泛白,天渐亮了。守敌一看,内市沟外出现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交通壕和一座座土地堡。惊诧惶恐地拼命向土堡垒扔手榴弹。好险,一个冒着黄烟的手榴弹滚进了尚未盖好的出土口。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手疾眼快的1班长陈学明捡起来,刚扔出出土口就爆炸了!战士们把脱下的棉衣集中起来,忙把这个出土口堵住了。从此,任它手榴弹爆炸,炸药室都安然地静静地等待着总攻的命令。


  10日,太阳刚过正午,炸药室的一切都准备好了。敌机多次俯冲,企图炸毁它,终因距己太近而无可奈何。敌人调来了迫击炮、六○炮密集轰炸,炸药室顶真被轰坍了。然而,此时的导火索早已拉到20米以外的防弹洞里去了。贺排长见炸坍,反而叫起好来。他说:“这下子空隙被挤掉了,炸药的威力更大了!”而连长苑贵礼考虑的是:万一爆破效果不佳怎么办?所以,他马上命令第一爆破组长刘俊亮说:“你们小组,在起爆之后,准备实施沟壁爆破!”


  弥漫的硝烟,映浑了西斜的太阳。此时,表针指向15时40分。部队从弯弯曲曲的交通壕里运动上来了。准备进攻的突击队战士们,脱掉了棉衣,上好了刺刀,打开了手榴弹盖。爆破组长刘俊亮和组员李树民、郭保祥,准备好了炸药箱;连长苑贵礼紧守着导火索……尽管敌人11架飞机狂轰滥炸,敌人碉堡里的机枪乱扫,炸弹的爆炸声在耳边轰鸣,但战士们焦急地等待着,等待着总攻的信号。


  16时40分,3颗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,总攻的炮声响了!


  密集的炮弹在敌“英字23至24号碉堡”地段霹雳般地爆炸着。100多挺机枪,封锁了敌碉堡和掩体的每一个火力点……


  工兵连的导火索点燃了!


  随着导火索“哧哧”地燃烧,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,引爆成功了!


  几十丈高的黄烟土块,冲天而起,强大的冲击波把沟壁摧倒了!露在掩体外面的敌人的帽子被摧飞了,敌人被震慑了,大小碉堡的枪声也停止了。


  当我们的战士们正在喊“好”时,只见第一爆破组的3名勇士冒着飞扬的土块,冲进尘烟里,冲到沟壁边,接着又是3声巨响,沟壁坍下来了,“现代化要塞”的神话破灭了。


鏖战突破口


  “尘土飞扬落日昏,硝烟滚滚卷石门,悲歌燕赵慷慨士,敢用鲜血换乾坤。”——这首诗反映了鏖战突破口的悲壮场面。


  尖刀4连等待冲锋的战士们,每个人腰里都掖满了手榴弹和飞雷;2排4班已把两丈多长的大梯子准备停当;6班副班长何大江,把冲锋枪斜挎在肩上,手里提着大铡刀,准备登上沟沿,用大铡刀砍沟沿上的铁丝网……8班长刘英福是固城歼灭战中立了大功的“爆破英雄”,这次又担任爆破组长,他对排长说:“我是晋县人,解放石门就是解放我的家乡哩!”要求给他艰巨任务,再立新功。说完,他扭头对新战士白玉全说:“上级可真有个眼劲儿,把突破的任务交给咱们啦!”小白挺挺胸脯,得意地说:“咱也交了好运,刚入伍几天,就赶上啦……”6班长没等小白说完,插嘴说: “啥运气?这是福气!准备好了没有?”全班异口同声地回答:“好喽!”


  话音刚落,只见一道闪光,大家都身不由己地向后一晃。一声巨响过后,冲锋号声、枪声、炮声响成了一片。


  刘英福没等连长下令,就箭离弦似的冲进硝烟中。连长张洪和19岁的青年副指导员孙臣良连声喊:“冲呀,冲呀!”接着第一声哨子响了,4班战士们抬起长梯,冒着像下冰雹似的土块,冲到内市沟里去;6班副何大江手执大铡刀紧紧跟了上去;5班投弹组也不落后,一齐向内市沟里冲去……


  曾发誓要争立头功的解放战士刘云举,不顾40多岁的年纪,拼命地冲在最前头,第一个跳进大沟里。刚刚炸坍的虚土,漫过了他的膝盖,只见沟沿上躺着横七竖八口鼻流血的敌人,铁丝网被崩得断断续续向下耷拉着,他正为抓不住下垂的铁丝着急,梯子组上来了。梯子刚刚竖起,何大江提着大铡刀第一个爬了上去,后面的战士一拥而上。何大江刚爬到沟沿,正抡起大铡刀砍铁丝网,刀还没落下去,只听“喀嚓”一声,梯子压断了。何大江从沟沿上摔了下来,栽到虚土里,几个战士压在他身上。当他咬牙挣扎起来时,3班长王福魁已蹬着两层人梯,抓住了下垂的电网,连蹬带爬地上去了!他第一个登上了沟沿。4班把第二个梯子又靠上了,何大江抢先向上爬,刚爬到半腰,3班长王福魁的冲锋枪打响了。何大江带五六名战士,三蹬两蹬地爬上去了。就这样,在“现代化要塞”的西南一隅,打开了第一个突破口。


  惊呆了的敌人从懵懂中清醒过来,企图把我立足未稳的战士们打下来,把突破口夺回去。于是,在突破口展开了一场鏖战。


  原来,这个突破口紧挨西南兵营。南北两侧敌人营房的机枪组成交叉火力网,正面十几米处围墙的枪眼里也吐出火舌。三面火力夹击,阻住了这几名勇士前进的道路。与此同时,其他碉堡里的敌人,也钻出来向大沟内猛扔手榴弹,企图截断我后续部队。


  此刻,占领突破口的五六名勇士,处于孤立的境地。敌人见此情况,得意忘形了。从正侧面断墙的窟窿里,“忽拉”一下,冲出来了二三十个敌人,不停地喊:“抓活的!抓活的!”随着喊声,扑到3班长王福魁面前,一个敌人端起刺刀就刺……


  真是千钧一发!然而敌人想得手又谈何容易,沉着勇敢的3班长王福魁,是天津静海县人,当过铁路搬运工,是地下党员。是一个1945年入伍,负过5次伤的老战士了。说时迟,那时快,他躲过敌人的刺刀,趁敌人还不过手来的一刹那,站在敌人沟墙的工事上,咬着牙,端起冲锋枪左右一扫,扑过来的敌人横躺竖卧地倒下了一片,剩下的连滚带爬跑了回去。


  王福魁跳下工事,飞身占领了敌人的掩体。突然,两个新战士从地堡里跑过来说:“班长,班长!我们俩到地堡里去夺敌人的枪,他们人多,反把我们的枪夺去!”王福魁说了声:“跟我走!”就端起冲锋枪冲过去。见五六个敌人挤在地堡口,慌慌张张地像要逃跑,被王福魁一梭子撂倒了,新战士趁势冲上去,把枪夺了回来,并占领了这个地堡。


  这时,4连除在沟底被敌人手榴弹炸伤的之外,全部从沟底登上来了,和敌人面对面地爬着,被一道土墙隔在两边。战士们看到散兵坑里的敌人,刺刀尖在哆哆嗦嗦地抖动,就把手榴弹弦一拉,一伸手,把手榴弹扔到敌人的散兵坑里,只听随着敌人的惨叫声,手榴弹爆炸了……这样,突破口稍稳固了。


  一会儿,敌人稠密的火力又盖过来。副指导员一看,只见西南兵营左前方一排房子里,有100多敌人开始了反冲锋,压了过来。突破口的阵地,又陷于危急之中。


  在敌人疯狂的冲击下,有几个战士负了伤,滚到沟里,3班长王福魁的帽子被打飞了,头部负伤流着血……在这危机的时刻,模范共产党员2排长王二小挺身而出。2排长王二小,别看他个子小,是1943年入伍的老兵了,他是文安县李村人。他一贯对同志和气,对敌狠。多次负伤坚持战斗,被评为模范共产党员。此时,他不顾敌人的猛冲乱打,端起机枪,跳上沟墙,一阵猛扫,压住了反扑过来的敌人。然而,我们英雄的2排长却躺在血泊之中,献出了年轻的生命!


  在激烈的枪声中,年轻的副指导员高喊着:“同志们!立功不立功就看这一下子了!解放石门就看能不能巩固突破口的阵地了!……”喊声刚落,在他身边的战士刘跃林负伤了,流着血躺在地上。副指导员问:“刘跃林,怎么样?”刘跃林微微睁开了眼,用尽最后的力气说:“副指导员,不要管我,快指挥吧!我死了没什么,可千万不能让敌人反下去呀!……”


  敌人又反扑过来了。孙臣良喊机枪手: “秦得力!站起来打!”秦得力站起来向敌人猛扫过去,不幸,他也负伤了。连长张洪也喊:“秦得力,站起来打呀!”这个18岁的候补共产党员,坚强地挣扎着站了起来,端起机枪,又向敌人猛扫过去……忽然,他身子一歪,又被敌人的子弹打中了。连长忙让卫生员于希贤给他绑扎了一下,接着他又坚强地站起来,端起机枪向敌人扫去……


  战士、干部急了,都站起来向敌人猛扔手榴弹,敌人的第二次反冲锋终于被打垮了。


  4连的同志们意识到,不向两翼扩展,就不能巩固突破口,就不能保证主力楔入。


  守在这里的敌人,是敌32师主力96团。刘英给这个团下了死命令,非让他们把突破口夺回来不可,所以,敌人不惜一切地反复冲锋。


  4连的对策是:“向两翼扩展,巩固阵地。”连长张洪指挥3排巩固突破口,副指导员孙臣良指挥1、2排向两翼扩展。向右翼扩展的2排6班长张长科率领全班冲在最前面。他一边投弹一边前进,一直打到敌人一个地堡跟前。他用手一摸,摸到了地堡墙上的枪眼。正要把手榴弹往里塞,突然,敌人从枪眼里露出一个冒烟的手榴弹。他急忙用刺刀往里一捅,只听“娘呀”一声,这颗手榴弹在地堡里爆炸了,由于他用力太大,身子往下一滑,被另一个枪眼里的敌人,一枪打中了腿,骨折了,接着腰部也中弹了,血顺裤腿流下来。他咬着牙,又摸到那个地堡的枪眼,把一个飞雷狠狠地塞了进去。“轰”的一声,把地堡里的敌人全部报销了。他自知支持不住了,大声喊:“韩连银!快冲进这个地堡!……”终因流血过多,我们英雄的6班长张长科无力地滚到了沟底……


  韩连银,是一个17岁的解放战士,他猿猴一样灵活的身子,从敌人的两个散兵坑中间,“嗖”地窜了过去。后边的战士正要跟着窜过去,刚一露头,被敌人打倒了。韩连银一个人却陷入了敌人的火海里,手榴弹皮子乱飞。他回头一看,见散兵坑里的两个敌人端着刺刀正盯着他,回去已不可能了。他“呼”地把手榴弹扔了过去,散兵坑里的敌人接着又扔过来,正巧落在韩连银的脚下。他像踢球似的又猛踢过去,刚一出脚,这颗手榴弹在敌人头顶上爆炸了,两个敌人顿时脑浆迸裂。另一个散兵坑里的两个敌人吓傻了,正在发愣,韩连银连发两枪,结果了他们的性命。灵活、敏捷、机智的韩连银从工事上滚到敌人的散兵坑里,枪托被打穿了,他依托敌人的散兵坑,继续向敌人射击……


  1、2排从两翼扩展中,连续炸毁敌人的地堡,越过土墙占领敌人的散兵坑,不但粉碎了敌人“夺回突破口”的梦想,打垮了敌人的第三次反扑,而且,也使突破口扩大了,巩固了。


  年轻的副指导员孙臣良,头上绑着绷带,跑回来对连长说:“想进一步巩固突破口,一定要炸毁敌人正面的围墙!”


  胸前挂着“人民功臣”奖章的8班长刘英福,站在连长面前,不慌不忙地说:“连长,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!”连长了解8班长,这个胆大心细、沉着冷静,曾完成过许多艰巨的爆破任务,是有名的“爆破能手”。当连长答应他的请求时,他抱起炸药箱子马上要走。这时,年轻的摄影员陈庆祥(即肖驰)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叫了声:“刘英福!”他转过脸来说:“什么事?”小陈说:“打固城你立了一大功,这次还得立大功!你爆破到哪里,我跟你拍照到哪里!”刘英福说:“你就看好吧!”连长说:“刘英福,你可得快点!”他扭头说:“连长,你别着急,看好吧!”


  在暮色朦胧中,敌我双方打得更激烈了。刘英福挟着炸药箱子,选好了地形,冲进交织的火网里。呆了一会儿,只见他敏捷地滚了过去,接近了围墙。连长问:“刘英福!怎么样了?”他还是那样坦然回答:“连长,别着急,呆会儿就响了!”


  刘英福接连爆破了两次,围墙炸开了一丈多宽的大豁口,第二分队涌进了西南兵营。4连,英雄的4连,以伤亡54名战友的代价,为夺取石家庄打开了通路!


  至此,“固若金汤”的第二道防线,彻底地崩溃了!


夜战西南兵营


  日坠西山,疏星闪烁。我23团在团长张英辉、政委贺明带领下,涌过内市沟,冲入东里村,冲进西南兵营。


  龟缩在东里村的保安大队,除大队长化装逃跑之外,全部缴械投降了。


  冲进西南兵营的部队,在暮色中迅速向四周扩展,1营教导员崔国彬(营长张玉虎同志过大沟时负伤)带部队占领了西面;2营营长詹海兰带5、6连和机枪连占领了南侧;3营营长马兆民、教导员费国柱率领全营和4连(此时4连附属3营指挥)冲到北面和东北角。


  这时,浮云遮住了闪烁的群星,夜黑得对面不辨人。只有当敌人的燃烧弹、照明弹打过来时,才恍惚看到房屋和树木。战士们在漆黑之中,紧张地改造工事,用小铁镐在房子和围墙壁上掏枪眼,准备还击敌人的反冲锋。


  妄想挽救败局的敌32师师长刘英,下令96团的敌人倾巢出动了。他们利用夜暗,借着熟悉的地形,在炮火和坦克的支援下,从两翼向我侧后迂回,企图用反包围的手段,重新夺回失掉的阵地,并把我团围截在西南兵营内。没等我察觉,敌人突然出现在我团侧后。顷刻,炮声、坦克的轰鸣声,震颤着大地,照明弹划破了夜空,喊声、杀声大作……


  刚刚附属3营指挥的4连,因鏖战突破口受损严重,所以3营把他们部署在营部后面。由于敌人侧后迂回进攻,处在营部后面的4连连部被敌包围,副指导员孙臣良带领的连部勤杂人员和敌人混在一起了。敌人问:“你们是哪一部分?”孙臣良答: “自己人!”敌人凑过来一看,喊了声“不好!是共产党!”几个敌人端着刺刀逼上来说:“不许动!”机警的孙臣良骂道:“他妈的!别误会!”敌人一愣,司号员小曹用冲锋枪猛扫过去。在这个当儿,孙臣良带连部人员冲了出来。卫生员于希贤跑到3营营部报告情况,说:“敌人从后面上来了!”3营营长马兆民,是一个足智多谋的指挥员,他和教导员费国柱同志俩人判断:可能是西营门没有堵住,敌人趁夜暗摸到后面,冲进来了。于是,急令在身边的4连长张洪带部队把敌人打回去。他们一阵子手榴弹,把冲过来的这股敌人打垮了,使4连连部转危为安。此刻,敌人的坦克轰隆轰隆地响起来,一股敌人在坦克的掩护下,冲向东北角,与8连展开了激战;另一股敌人,从8连背后摸过来。这时的8连是腹背受敌。他们一面抗击着尾随坦克冲进来的敌人,一面打击从后边迂回过来的敌人。3班长苏文禄率全班警戒着侧后的安全,他们两次击退从侧后冲进来的敌人。隔了一会儿,苏文禄和田凤仪听见有人沿墙根的交通壕走过来,他俩一声不吭地等这个黑影来到跟前,伸手一抓,把敌人的“牛鼻帽”抓了过来。这个敌人还说:“别开玩笑!”田凤仪一下子把这个敌人的枪抓住,苏文禄上去把他的胳膊一拧,这个敌人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当了俘虏。3营机枪连连长星甫,正带领全连在8连的侧后一幢房子周围构筑工事,突然一股敌人偷偷摸上来,把放在墙根的枪背起来就走。掩护排的战士们机警地说:“放下!这个时候还开什么玩笑!”敌人愣了一下,又把枪放到原地了。可是另一股敌人却把两挺重机枪搬走了。他们还争论着,都说是自己缴来的,准备回去领赏。这时,被我另一个机枪班发觉了。射手赶紧调转枪口,一阵猛烈的射击,争吵声停息了,只剩下“哎哟,哎哟”的呻吟声,刚刚失掉的两挺重机枪,战士们又抬了回来。


  在夜暗的混战中,团、营、连都失掉了联系,成了连自为战、排自为战、班自为战、人自为战的局面。炮声、枪声、手榴弹的爆炸声和杀声、喊声、叫声交织在一起,一场复杂地包围、反包围、反反包围的夜战,错综而激烈地进行着。


  3营营部也被敌人包围了。在营指挥所的东端房子里,7连副排长宋金梁,带领7班与敌人短兵相接了。在黑暗的人影摇晃中,拼起了刺刀;北面,敌人也压过来;西面,敌人也喊声震天……


  在这万分紧急的情况下,3营营长和教导员与全营战士下定了一个决心:“我们这颗钉子,决不能让敌人拔掉!”两位营的领导同志一个想法:必须堵住北门。这样,一来可以顶住敌人继续涌入;二来可以把敌拦腰切断,歼灭冲进来的敌人。虽然3营营部只有9连3排这个预备队了,但他们还是下决心把最后的预备队拿上去了。3排7班姓邢的大个子机枪射手走在最前面。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的夜里,大邢一面瞪大双眼仔细观察,一面侧耳静听,轻轻地向前运动。说来也巧,敌人也是3营,夜间的标记也是左臂绑白毛巾。走着走着,大邢和敌人撞了个满怀,敌人大概是个什么官,所以用责备的口气说:“往哪碰呀!”大邢没吭气,弯腰仔细一看,“啊,原来是戴大沿帽的!”他把敌人用力一推,立即扣动了扳机,向敌人扫射过去。敌人喊着、叫着,像无头苍蝇在黑暗中乱窜乱跑。在3排一阵阵手榴弹的追杀下,北门进来的敌人被打回去了。


  此时的3营营部,上下都失掉了联系,只剩下了通讯班和一些勤杂人员,营长、教导员为了防止万一,让所有人员都武装起来,以应付可能发生的新情况。营长马兆民、教导员费国柱正在焦虑之际,9连通讯员跑到营部报告情况来了,营长命令通讯员马上回去,让9连向营部方向对敌人实施反包围,两面夹击,把包围营部的这股敌人吃掉。


  小通讯员领受营长的意图后,正顺原路返回的途中,突然,一个敌人问道:“喂!7连在哪里?我是7连指导员,迷了路,你领我去!”小通讯员是认识我7连指导员孙锦章的,一听就不对,他灵机一动,说了声:“跟我走!”顺利地把他领到了9连连部。当通讯员向9连指导员吴宝仁同志报告说:“指导员!现在我把敌人的7连指导员带到!”这时敌人的“7连指导员”顿时傻眼了,双手颤抖着把手枪交了出来。


  9连指导员吴宝仁接到通讯员传来的营长的命令后,马上命1、2排,向营部反包围。在内外夹击下,这股敌人被歼了。


  但是,危急接踵而来。一股敌人从西北角一个大豁口处冲进来了,叫嚷着:“交枪,交枪!你们被包围了!”真的,如果西北角失利,突破口可能被敌人封锁,敌人的“反包围”就有成功的可能,我们23团就有被敌人包围在南兵营的危险。3营营长马兆民和教导员费国柱考虑到问题的严重性,于是派通讯员马上通知7、8连,向左后方实施反包围。


  在这危急的时刻,7连代理副连长高春田同志挺身而出。他要求带两个班,反击“反包围”的敌人。


  高春田,安国人,1938年入伍,25岁,是个久经沙场、霹雳火式的猛将,是固城歼灭战的大功臣。当连长同意了他的要求后,他马上喊:“3班、6班跟我来!”可是他并没有迎头痛击敌人,而是顺着兵营的西墙根,摸到西北角,把敌人的后路截断了,把敌人冲进来的大豁口堵住了,把“反包围”的敌人又反而包围起来。这员猛将带着两个班的勇士,在敌屁股后头猛冲猛打,边打边喊: “缴枪吧!跑不了啦!”一下子把敌人打乱了营。这股敌人,想向前进,有营部和9连的火力顶住,想向后逃,大豁口已被高春田带领的两个班堵住。在黑暗中,只听到枪声、手弹炮的爆炸声和喊“缴枪不杀”的口号声交织在一起,敌人冲了几次想逃命,但都被打回来,只好放下武装,缴枪投降了。当高春田和两个班冲过去,数了数被俘的敌人,共122人。然而,我们英雄的高春田同志却被弹片击中腿裆上部,瘫在了地下……


  1营、2营在这场夜战中,都抓了不少俘虏。敌32师主力96团被歼灭,刘英的“反包围”的幻梦又破灭了。南兵营出现了一片平静,战士们跑到敌人伙房,拿起敌人给准备好的大面包,吃着早餐,准备迎接石家庄的黎明。


中山路上的巷战


  11日黎明,我团奉命向市区进攻,粉碎敌人所谓的“第三道防线”,为攻克敌人核心工事,夺取最后胜利扫清道路。从西南兵营到市区,要通过宽阔的中华大街。在与中山路交叉的路口上,敌人筑有钢骨水泥的碉堡;楼上有工事,楼下有地沟,并与街巷口的地堡相连;每一条街巷路口和楼窗铺门,都用麻袋堆起了临时街障壁垒。看来敌人还想做垂死挣扎。


  团决定:3营沿中山路两侧前进,2营为右翼,沿自强路和南马路之间的居民区前进;1营为后应,准备在攻击核心工事时冲杀,中山路两侧巷战的任务,就交给了3营。


  3营营长马兆民和教导员费国柱在南兵营的东北角亲自看了地形,决定利用晨雾,由8连首先通过中华大街这道封锁线,并在机枪连的掩护下,爆破楼铺壁垒,打开通路。


  开始,敌人对中华大街封锁得很凶。3营把全部轻、重机枪和神枪手、小炮手们组织起来,压住了街堡、巷垒和高楼工事上敌人的火力。


  8连战士们趁势飞也似的穿过中华大街。班长苏文禄带领爆破组,连续炸通了3处院子和几幢楼房。部队插入中山路南侧,迂回到敌人街堡,街垒的后面。中山路口碉堡里的敌人,见子弹从后面打来,扔下机枪,撒腿就跑……


  敌人所谓的“第二道防线”被突破了!一场复杂的巷战展开了!


  我们第一次攻入大城市,第一次在楼房林立、店铺鳞次栉比的城市中进行巷战,真是还缺乏经验哩!


  战士们见敌人一跑,真有点心花怒放,眼花缭乱,沿着宽阔而平坦的中山路,边追边打。丧魂落魄的敌人,随着我们机枪的扫射,一个个倒在中山路上。大家正追得高兴,突然,两侧楼房上敌人用密集的火力封锁住了部队前进的道路。几个战士负伤了,追击的部队,“呼啦”一下子就闪到中山路两侧。


  面对这样复杂的情况,3营的两位领导立即决定:避开大路,占领两侧;用楼上追击、楼下爆破迂回的办法,攻击前进。这个命令一下达,战士们穿墙破壁前进。敌人固守楼上,战士们就在楼下包围;敌人沿高房逃跑,我们的战士们就沿高房追击;敌人顽抗,我们的战士们就楼上封锁,楼下爆破,左右包抄。时间不长,就越过一座座店铺,穿过一座座楼房,打进了警察局,拿下了中央银行……这样,攻破一道道街垒,一口气打过了花园街。


  部队正在前进,铁路警务段大楼上的敌人居高临下,封锁了附近的巷口、庭院,进攻的部队再次受阻。原来,在这座楼顶上敌人筑有碉堡,有敌1个连和1个交警大队据守,是敌人核心工事南侧的支撑点。一些残敌也逃到这里来,妄图凭借这里的工事进行抵抗。部队在这里与敌人对峙起来。


  3营长马兆民带9连和两个重机枪排,封锁敌人进出的门窗和来回运动的敌人。教导员费国柱指挥8连穿墙过院地迂回歼敌,并指挥7连攀登一家金店的楼顶,占领制高点,以便封锁敌人楼顶上的碉堡。7连2排长郝德勇,带领机枪射手龚同喜、周德明首先登上了楼顶。3排7班长扛着“大花眼”机枪,也登上了楼顶。两挺机枪,一齐向盘踞在高楼碉堡里的敌人猛烈射击。不一会儿,敌人高楼上的碉堡,就被7班长梁启的“大花眼”掏通了。战士们齐声喝彩:“好哇!7班长,你的‘大花眼’真带劲呀!”一听大家喝彩,7班长更打上劲了。这时,7班副送子弹上来了。一登上楼顶就喊:“打吧!有的是子弹。咱们占了敌人的弹药库啦!”


  教导员正带一个通讯员观察,见敌人在一个胡同里运动,他夺过通讯员的三八马枪,封锁这条胡同,出来一个,撂倒一个,胡同里躺倒十几具尸体,敌人再不敢在这条胡同里运动了。


  8连从侧后完成了迂回的任务。此时敌人已处于四面包围之中。于是,教导员费国柱让各连对敌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。一片“缴枪不杀!优待俘虏!”的声音,把敌人震慑住了,敌人垂死挣扎的梦破灭了。一个个窗口晃动着白旗,一条条枪从窗口扔了出来……


  看到敌人投降白旗的晃动,8连、9连的突击队冲进了高楼,他们从楼下到楼顶,又从楼顶到楼下,把钻到旮旯和厕所里的敌人都押出来,在楼院里集合、清点人数,共抓了400多名俘虏。


  这里的战斗刚刚结束,2营在营长詹海兰的带领下,从南向北压过来。詹海兰手持冲锋枪,边指挥,边射击,刚过卫生院,准备向车站冲过去,不幸中弹负伤。1营在教导员崔国彬、副营长苏焕文率领下,从南面越过了铁路,沿胜利街向车站包抄。


  夜幕又降临了。1营沿胜利街占领了车站以东,战士们就在列车下露宿;2营占领了车站以南;3营教导员费国柱带7连沿大桥街两侧,扫清敌人的街垒、地堡,控制了大桥街东口的制高点。营长马兆民率8、9连和机炮连,占领了铁路大厂以西、大石桥以北的楼房,对大厂形成三面包围。


  此时的敌人已陷入极度混乱之中,龟缩在正太饭店、大厂和大石桥的工事里,但敌人的炮兵,仍对各个制高点无目标地乱轰,枪声还在激烈地响着……


攻克核心工事


  敌32师的核心工事,即其指挥部所在地——正太饭店,在大桥街东口的南侧,与车站和大石桥成三角形的犄角之势。正太饭店是当时石家庄最豪华的饭店。这座豪华的饭店之所以成为核心工事,不仅因为它是敌32师指挥部,而且因为它的周围有一条宽一丈、深丈余的外壕,壕内有围墙,围墙的每一个角都筑有钢骨水泥的碉堡,及其延伸出来的地堡。饭店内有坚固的地下室,地下室有暗道与大石桥相通。特别是敌人“现代化要塞”内市沟这条屏障被摧毁之后,32师师长刘英急令94团团长朱剑征带领在巷战中受创的残部1500多人,麇集在正太饭店,并连夜用沙袋堵住楼窗,在走廊里堆成掩体,这座豪华饭店俨然成了一座大碉堡。就是这座大碉堡,布满了机枪,封锁着附近的街道和楼房。看来,敌人要作垂死挣扎了。


  钢铁第1营教导员崔国彬、副营长苏焕文,11日晚上接受了由团长张英辉亲自部署的攻打核心工事的任务。英勇的战士们,个个精神抖擞,在月色朦胧中,穿过了敌人的封锁,占领了火车站,在列车车厢的掩护下,从东面包围了核心工事——正太饭店。


  12日拂晓,敌机飞来在正太饭店上空盘旋。一个个子弹箱和食品箱,从飞机舱里倾泻下来,拖着白色的降落伞,在微风中向四面


  八方飘去。我们的战士们,在火力掩护下,把敌机上投下来的弹药、饼干、罐头等搬回来,吃着敌人送来的早餐,谈论着“运输大队长”的“功绩”。


  突然,核心工事里伸出了白旗。1营3连的战士刚冲出工事,敌人的机枪扫过来,几个战士负伤了。顽固而狡猾的敌人,想用诈降的方法,引诱我冲锋部队上当。顽固的敌人,不打是不会举手投降的。1营教导员崔国彬急令部队不可盲动,等待进攻的命令。


  10时,3颗信号弹在空中升起,我军集中全部炮火,从东、西、南、北四面,向敌人的核心工事猛轰。正太饭店和大石桥一带顿时成了一片火海。“钢铁第一营”的战士们,在冲锋的号角声中,冒着横飞的炮弹碎片,向正太饭店发起了冲击。3连的突击队员和投弹手们,一阵子手榴弹,炸开了正太饭店的大门,突击队冲进核心工事了!2连指导员田玉增带领2连也跟着冲进去,整个1营都冲进去了!他们端着刺刀,从楼下打到楼上,又从楼上打到地下室……一边投弹,一边左挑右刺。经过两小时的战斗,敌人94团团长朱剑征以下全部被擒,无一漏网。1000多名俘虏,一个个从正太饭店的正门走出来,在中山路上排成了长队,不时仰望一下天上为他们“助战”的飞机……


  与此同时,3营8、9连冲到大厂,来不及登梯越墙,大家一拥而上,把大厂的围墙推倒了。1000多名伤、残的敌人,以及敌人的后勤人员全部被俘,堆积如山的辎重物资都成了我们的战利品。张英辉团长看着成群结队被押送的俘虏和堆积如山的战利品,掩饰不住由衷的喜悦,他高声对战士们喊道:“同志们,石家庄解放了!”


  战役胜利结束后,罗瑞卿同志代表晋察冀野战军领导机关宣布:第3纵队第8旅第23团全团立大功!并发给“能攻能守,英勇顽强”的锦旗一面。


  从此,石家庄揭开了历史的新篇章!


  注:本文选自1985年9月出版《石家庄文史资料》第三辑。作者系原晋察冀野战军3纵8旅23团3营指战员。

扫一扫,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来源:石家庄城市印记作者:杨顺德
分享: